草莓av

[  ][ 忠縣一舉創成全國文明城市 ][  ]   
當前位置: 首頁->志願服務
謝彬蓉:盛開在大涼山上的“铿锵玫瑰”
来源: 忠縣新闻网     撰稿日期: 2018-11-19

人物檔案:謝彬蓉,女,生于1971年10月,新立鎮獅子村人。1993年7月畢業于四川師範學院,同年入伍,在空軍內蒙古某部服役20年,轉業前系高級工程師,大校軍銜。2013年8月,選擇自主擇業回到重慶。2014年初,謝彬蓉前往海拔3000多米的四川省涼山州義務支教至今。11月10日,中央宣傳部、退役軍人事務部向全社會公開發布2018年“最美退役軍人”先進事迹,全國共有20位“最美退役軍人”獲評,謝彬蓉成爲其中之一。

她在內蒙古偏遠地區服役20年,2013年自主擇業回到重慶。同樣是軍人的丈夫,于2010年自主擇業。國家給自主擇業幹部優厚的待遇,她家衣食無憂。2014年,她離開舒適溫暖的家,前往四川省涼山州的教學點做一名支教志願者。

“吃苦已成習慣” 

謝彬蓉的父親是一名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的老兵,她一直崇拜父親。1993年7月,謝彬蓉大學畢業,因爲品學兼優被部隊特招參軍入伍。

“終于圓了自己的軍人夢。”謝彬蓉說,當年拿到入伍通知書的一瞬間,是自己一生最難忘、最幸福的時刻。

良好的家教,爲謝彬蓉在部隊的成長打下堅實基礎。“報效國家和人民是軍人的天職,當兵就必須學會吃苦。”在軍營,謝彬蓉時刻銘記父親的諄諄教誨。

“早穿皮襖午穿紗,圍著火爐吃西瓜”是內蒙古天氣溫差巨大的真實寫照。初到部隊,各種嚴格的軍事訓練對每一名新兵來說都是必須面對的考驗,對于一名女兵來說更是一項重大挑戰。在冰天雪地的戈壁,在酷熱難耐的大漠,在風沙漫天的訓練場……不管自然條件如何艱苦,訓練科目如何繁苛,謝彬蓉總是咬緊牙關,刻苦訓練,最終以優異的成績通過了各項考核。在隨後的軍旅生涯中,她潛心鑽研專業知識,並取得了許多成果。通過自己的努力和部隊的培養,謝彬蓉最終成爲空軍某部大校軍銜的高級工程師。

“在部隊摸爬滾打了20年,吃苦已成習慣。”謝彬蓉說,正是有了這樣的經曆,才使她擁有了在面對困難和艱辛時的那一份淡定,才有了在退役後毅然決然選擇去大涼山支教的決心。

“又一次選擇吃苦” 

退役不是結束,而是新征程的開始。

2014年初,謝彬蓉在某網站了解到“四川省涼山州長期需要能吃苦、有愛心、負責任的社會公益人士,前往當地偏遠地區從事接力支教志願者行動”的消息,“我當時就有了支教的打算,因爲我讀的是師範院校,能派上用場。”

“我將想法告訴丈夫後,他並沒有反對,但擔心是必不可少的,畢竟支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,這意味著又一次選擇吃苦。”謝彬蓉說,與家人聚少離多的候鳥生活,支教地點的艱苦環境和生活等,都是必須面對的難題。

“作爲軍人,我們來自人民、服務人民;作爲退役軍人,我們既要回歸人民,更要回報人民。”沒有考慮多長時間,謝彬蓉便下定了決心。

隨後,謝彬蓉開始不分晝夜,加班加點,在網上有針對性地進行教學充電。

“退役後,好不容易有機會留了長發,但爲了方便支教,我不得不剪短自己心愛的長發。”2014年2月22日,謝彬蓉鼓足勇氣理了齊耳短發,第二天便踏上去往大涼山的行程。

“當過兵的人確實不一樣” 

2014年2月24日,謝彬蓉到達了她支教的第一所學校——西昌市附近一所民辦彜族學校。

那裏簡陋的教學條件讓謝彬蓉始料未及,由于衛生條件較差,沒過幾天,她的一只眼睛就因重度感染而不得不進行手術治療。“在當兩個星期的‘獨眼龍’老師期間,我一邊上課,一邊建議學校用部隊的標准整治環境衛生。十幾天過後,學校的衛生情況得以徹底改觀,我心裏有了小小的成就感。”回憶幾年前初到學校的情景,謝彬蓉記憶猶新。

“謝老師,你是當過兵的人,確實不一樣啊,現在學校的環境衛生好了,我們都高興!”附近一位老大娘的話,讓謝彬蓉溫暖了好久。

在接下來的時間裏,謝彬蓉自己捐資1000多元,並四處募資2萬多元,幫助學校修建了新教室。

當時,當地的孩子失學率還比較高。“要改變山區貧窮的現狀,教育是最重要的。”謝彬蓉積極與學校溝通,與其他老師一起跋山涉水、走村串戶做家訪。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終于讓128個沒有學籍的孩子全部進入一所公辦學校學習,並統一進行了學籍注冊登記。

一次监考,谢彬蓉非常揪心,也打消了她的去意。“我原以为,尽心尽力完成一个学期的志願服務,就可以安心离开了,但那次监考却拴住了我的心。”

在謝彬蓉支教的首個學期期末,她被抽去鄉中心校監考。中心校的軟硬件相對較好,她認爲孩子們的學習成績應該比村小的學生更好。

“當看到那些學生試卷上大片的空白和幾行歪歪扭扭的漢字,有的甚至連自己的名字也寫不出來時,我心如刀割。我不能就這樣走,孩子們需要我。”那一刻,謝彬蓉意識到,教育固然需要資金和硬件的支持,但最匮乏的資源是師資力量。她在心裏暗暗對自己說:留下來!留下來!我要做彜家孩子們的好老師!

這一留,就是3個學期。

“有信任就是無盡的幸福” 

整個村子的教育基礎較差,除了村支書吉克古克會一點普通話能與謝彬蓉做簡單交流外,其他人與她相處時幾乎都是大眼瞪小眼。

“小學六年級的學生連一句完整的普通話也講不出來,有的兩位數加減法和乘法口訣也不會。”學校的情況讓謝彬蓉感到壓力巨大。

班裏最聰明又最調皮的一個女孩經常逃學去放羊。有一天,謝彬蓉冒著大雨去山上找她回學校,最後摔得滿身汙泥也沒找到。當天晚上,她帶著一個“翻譯”去女孩家裏做思想工作。

“這孩子如果不讀書太可惜了,她是家裏的老大,只有她好好上學,才能幫助弟弟妹妹學習,這樣一個幫一個,他們將來才會有出息。”謝彬蓉苦口婆心地勸說終于打動了家長。現在,這個女孩讀初三了,她的弟弟妹妹也是謝彬蓉的學生,而且學習成績很優秀。

爲了更好地了解學生、了解家長,謝彬蓉隨時隨地跟村裏男女老少學彜語。在她隨身攜帶的小本子上,記滿了密密麻麻的筆記。

“謝老師,你要是回去了,我家小布學習就不得行咯!”上學期期末,村委會主任吉克克打想到謝彬蓉要回去了,一個大男人拉著她的手,泣不成聲。

“每當感受到村民們對我的信任,我就信心倍增。孩子們需要我,需要學習,也需要愛。”謝彬蓉發現,自己越來越離不開那個地方,離不開那些彜族同胞。

有一次,一名小女孩全身長滿紅斑,疼得無法走路,謝彬蓉便背著她回家。“在路上,我有意講一些笑話幫助她減輕疼痛,可後來孩子突然安靜下來,她攥緊我的手,輕聲喊我‘阿莫(彜語:媽媽)’,頓時我的眼淚奪眶而出。”謝彬蓉回憶起這段往事,聲音哽咽。

孩子們中午不能回家吃飯,大冬天也吃自帶的冰涼食品,謝彬蓉就在下山時自費購買了保溫飯盒送給孩子們。

課余時間,謝彬蓉經常和孩子們坐在教室旁邊的一根大木頭上聊天、唱歌、玩耍。孩子們依偎在她身邊,聚精會神聽她講大山外面的精彩世界。

愛的暖流在大山裏流淌,謝彬蓉一留又是7個學期。到現在,她在大涼山支教已持續10個學期了。

“您下學期還來嗎?” 

大涼山相對貧困,在支教期間,謝彬蓉發現,經濟上的扶貧固然很重要,但智力扶貧更重要。學生有了一定的文化素養,有了開放的視野,有了良好的生活方式,才會有改變貧窮面貌的信心,脫貧才有希望。

在日常教學中,謝彬蓉不僅僅教孩子們識字算題,還教他們如何養成文明習慣,她把綜合素質教育貫穿在支教工作始終。

在一年級開學後,謝彬蓉沒急著給小家夥們教課本知識,而是搞了一個星期的軍訓。她把洗漱用品發給孩子們,教他們洗臉、洗頭、刷牙,訓練他們站軍姿,然後在鏡子前看自己的新模樣。她還教孩子們見面問好、臨行道別,組織他們走隊列、練廣播體操等。後來,懂規矩、有禮貌的孩子多了,逃學的孩子少了。

謝彬蓉在網上現學現教,帶著孩子們編排了《種太陽》《我是勇敢小兵兵》和彜語《上學歌》等文藝節目,把課文改編成情景劇,讓孩子們在快樂中學習。她每年組織的“六一”兒童節慶祝活動、夏季親子運動會、校外遊學等活動,不僅鍛煉了孩子們的身體,還陶冶了他們的情操。

現在,當年的“小花貓”們、“鼻涕蟲”們變得整潔、懂禮、自信了,孩子們的學習成績有了大幅提升。

謝彬蓉說,在大涼山支教真的很苦,但她在這裏練就了強大的內心。

“有人問我,在山大溝深的大涼山害怕嗎?我心裏真的害怕,我怕的就是每次放假時,孩子們那依依不舍的目光,家長們十裏相送的場景……”

“您下學期還來嗎?”村支书吉克古克每次送谢彬蓉下山时都会问。

風和蒲公英的約定 

大涼山雖然偏遠,但從沒有被遺忘。今年2月11日,臨近春節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大涼山深處,走進彜族貧困群衆家中,同當地幹部群衆共商精准脫貧之策。大涼山的人民歡呼雀躍,大家奔走相告……

“習近平總書記深入大涼山,關心當地的扶貧工作,這讓我觸動很大,也更加堅定了我紮根大涼山支教的決心。”謝彬蓉說,她與當地群衆一起學習總書記關于教育、關于脫貧的講話精神,深深感受到了黨中央對彜族同胞的關心、牽挂,感受到了大涼山支教志願者肩上的責任。

隨著國家和當地黨委、政府對山區教育事業的關注,精准扶貧力度的加大,謝彬蓉紮根大涼山的信心更足了。

“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!支教這些年,能夠堅守下來,並非是我一個人的能力能做到的。”她說。

謝彬蓉的戰友、同學和許多愛心朋友,總是在學校物資困難的第一時間提供支持和幫助。當地黨組織也非常關心她的支教工作,重慶市相關部門和渝北區軍轉服務中心每逢“八一”建軍節都會對她進行慰問。

“丈夫知道我支教生活艱苦,每個假期回家,他都全力做後勤,買菜、燒飯等都不讓我動手。”謝彬蓉說,丈夫也于今年7月,積極響應黨中央的號召,主動報名到新疆和布克賽爾縣支邊,爲牧民們提供法律援助。遠在上海工作的女兒,也經常給她寄一些維生素和麥片。

“大凉山的冬天虽然很冷,但来自方方面面的支持和关心让我感受到无限温暖,我要当好播火者,把这份爱和温暖传递到彝族同胞心里,我要在大凉山与彝族同胞们共同相守。”谢彬蓉写下一首诗歌——《風和蒲公英的約定》,与孩子们约定,下个学期,他们还会相见,“我不会走,孩子们离不开我,我也离不开他们。”

发布:黄 晓飞
微博
草莓av_草莓视频大片载_草莓视频黄片
友情鏈接